裘鱼君

沉迷于凹凸无法自拔,最爱卡卡了♡♡

杰克:小奶布~QAQ(被板砸)
奈布:.....啧。

心【嘉金】

        →灵感来自初音的某首歌(嗯…没记错的话)
  →雷者慎入!!
  →ooc
  →文风不定
  →目标一万字内完结!一章多则两千字,最少一千字
  → 葳Windsky的文,记得来领呦~
  →好啦,进正文(/^ロ^)/~~
  =2=
  「不小心偏题了,我们继续。之后,我搭着运输船到了赛场,刚好撞见你和格瑞在大厅打架,然后我很高兴的挥着手,谁知道,运输船不给力的炸了,我就这么直直的飞向你们。
  结果,你们竟然全都没良心的闪开,害我的脸就这么直接和大地亲吻,那时可疼死我了!」金现在的表情说有多哀怨就有多哀怨。
  金怨恨的鼓起双颊碎念道:「更过分的是!你还骂我渣渣!!」
  【砰!】突然间紧紧闭阖着的铁门被极恐怖的力道撞开弹飞了出去,顶着一头鲜红色长发的人快步走向金。
  金不急不忙的站起身,瞳色在瞬间变回了金色,冷冷的看着没经过于许私自闯进来的男子。
  「祖玛呢?祖玛她在哪里?」红发男子双手用力的揪着金的衣领,激动的吼着,一红一金的双眸中尽是无尽的担忧和慌张。
  金伸手拍掉男子的手,面无表情一字一句慢慢的说:
  「雷德,她已经死了。」
  闻言,雷德膝盖一软跪到了地上,豆子大小的泪珠,像洪水般止也止不住的从眼眶流下。
  金轻叹了口气,绕过雷德,眷恋的回头望了一眼嘉德罗斯后,才迈步离去。
  -
  洁白无任何污点的长廊,金漫无目的地走着,偶尔几个穿着和长廊配色相同大衣的人经过,恭敬的向他行礼。
  天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不沾任何污渍的(实验白大衣),不过那些并不重要,因为他不在乎。
  自从大赛结束,除了嘉德罗斯(和雷德),他没在意过任何事,包括他姊姊--秋。
  你问为什么?
  因为金成为神使时,第一个见到的神使便是秋。
  按常理来说,金会很高兴,因为找到了失踪许久的姊姊,但……现实是残酷的。
  当金知道秋没死还成为七神使之一时,他笑了,不是“高兴”的笑,是“绝望”的笑了:他最爱的姊姊变了,变陌生了,不是从前那个处处为他人着想,温柔的秋;在他眼前的是视人命如草菅,冷血无情的神使秋。
  那一刻他什么都懂了,凹凸大赛就是个游戏,上帝拿来打发时间的游戏。
  什么亲情,友情,爱情,在上帝眼里只不过是让游戏更刺激的佐料罢了,好比如鸡蛋拌饭上的酱油一样。
  预赛时的组队制度,让个组织、队伍,互相残杀和算计。当至亲和好友被杀害,发狂后,不要命的只身杀入敌营报仇血恨。或是,被最信任之人背叛,这不就是最棒、最好的下酒菜了吗?
  人心是善变的,好操控,好养成的。
  就像古代的练治蛊王一样。
  将不同的蛊毒关在一起,让他们互相残杀,活下来的在和其他的蛊放在一起,无尽的循环到只剩下一只蛊毒,最强的蛊王便诞生了。
  金就是那只蛊王,但唯一不同的是,他不会任人所用。
  待续_

心【嘉金】

         →手稿不见,加上课业压力,导致无灵感写,于是我做了一个十分伟大的决定,那就是……“重写”
     →灵感来自初音的某首歌(嗯…没记错的话)
  →雷者慎入!!
  →ooc
  →文风不定
  →目标一万字内完结!一章多则两千字,最少一千字
  → 葳Windsky的文,记得来领呦~
  →好啦,进正文(/^ロ^)/~~
  =1=
  圣空星所属的禁忌实验室,这里是嘉德罗斯和那些在最终决赛被放出来的那些失败品的故乡。
  「神使大人。」满脸皱纹的老人用那沙哑的嗓音,恭敬的向站在培养槽前许久的男子行礼。
  男子转过身,一双宛如夜空中星星般闪耀,却带着说不出的哀伤地瞳眸映入老人眼里,男子只瞄了一眼,便转回去,一手扶上培养槽的强化玻璃,冷冷的问道:「还要多久?」
  「回神使大人,大约在三天。」
  「嗯,退下吧。」男子摆手,示意叫人滚蛋。
  「是。」老人行了个礼,便退后转身离去。
  等老人走后,男子星星般的双瞳,渐渐褪成天空般柔和的蓝色瞳眸。昔日那个不懂世事,横冲直撞的天真男孩早已不在。现在,是个被绝望和悲伤占据心灵的神使金。
  金将额头轻靠在培养槽上,不管浸泡在绿色液体中,紧闭双眸,和他一样金发的男子,就只是自顾自的说着:
  「格瑞为了当年的真相,挥起手中的烈斩,不分敌我的杀戮着。」金苦笑两声,转身靠着强化玻璃,屈膝坐在地上,继续说着,「呵呵,最终之战也没有敌友之分,规则只有一条,“杀”,杀光所有人,成为赢家,真是……可笑。」
  金抠抠指甲,又用食指卷绕着银白色的发梢,接着道,「安迷修为了他的骑士道,选择和雷狮同归于尽。那什么来着?……阿!“为所爱致死不渝”,多么凄美的结局,你说是吧?嘉德罗斯。」
  金抬起下巴,看着嘉德罗斯,道:
  「不记得了?没事,我讲给你听,关于八年前最终之战的故事……还有我们相遇的故事。」
  金闭上双眼,「八年前,我为了找到十一年前为了我们(登格鲁星上的人)去参加有去无回的凹凸大赛的姊姊,离开了登格鲁星,依循着姊姊寄来的地图,踏上了旅途。因为看不懂地图,而意外遇见了逃赛的维德和安特。呵,当时的我真够蠢的,问了逃赛的人怎么去赛场。」
  金顿了顿,嘴角勾起似有又没有的笑,接着讲,「结果被当成参赛者痛扁了一顿,最后丹尼尔来了,咻—的召唤出大锤锤,咚!的砸扁了那两人。哈哈,如果是你应该会将人一棍捅入地心吧!啊~真想看看你打架的风姿,有点怀念了。」
  (待续)
  本篇是刀,背景是嘉嘉在最终决赛死掉,金杀了格瑞,成为了神使。
  金为了复活嘉嘉,而跑到禁忌的实验室。至于,其他的期待下一章吧^3^

帕帕长得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•̀.̫•́✧

大蠢狼与黑心帽

        ☆短篇
  ☆微量帕佩、雷安
  角色介绍:
  ◆帕洛斯饰超级坏心,咳!重来,是超级,无敌,宇宙第一可爱的小红帽。
  ◆佩利饰零智商,四肢发达,成天追着肉跑却不吃人的大野狼。
  ◆雷狮饰从不拿枪只拿锤子殴打野狼,世界第一卡吹的猎人。
  ◆卡米尔饰会用枪却从不用枪,爱用智商压制,世界第一雷吹的实习猎人。
  ◆安迷修(日常混入海盗团www)饰从小立志当骑士却很悲惨没马,被邻居无奈之下强行转职成商人,搭善妹纸不成,反被野狼追杀的肉铺老板。
  ◆丹尼尔(友情客串)饰明明是奶奶却带把的老奶奶。
  =1=
  很久很久以前,在座落凹凸山上的村子里,有一位喜爱穿着红斗篷的小女……额,男孩。
  因为他总是穿着红斗篷,于是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小红帽,虽然本人不是很喜欢……啦。
  有天,小红帽的奶奶生病了,她的妈妈给了小红帽一些钱,要她买些肉去探望奶奶。
  于是,她拿着钱来到了肉铺。
  「喂!安没羞,三根肉骨头。」帕洛斯用力的将手中被他握的发热的金币拍在桌上,说道。
  安没羞,呸,安泥鳅,呸呸呸,安迷修数了数桌上的钱,无奈道,「帕洛斯这里只有12块金币,还差了24块。」
  「没钱了,要不……」帕洛斯走到安迷修身旁,整个人压了上去,膝盖顶着安迷修额……嗯!的地方,在他耳旁轻声的呢喃道:「晚上陪你睡?」
  闻言,安迷修吓的将人推开,一边后一边结巴道,「肉……肉自、自己去、去、去拿,晚上……别来找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」人一遛烟,跑没了影。
  帕洛斯轻笑两声,将挂在钩子上的肉取下,临走前还恶趣味的留了一张纸条。纸条上面写道:洗干净,等我。帕洛斯坏笑着离开了村子。
  走着,走着,一块写着“野狼出没”的警示牌插在路旁,他瞧都没瞧一眼,直接走了过去。
  此时的大野狼正好在外送……牛奶。
  「搞什么啊?这地图怎么这么难看懂?」佩利挠着头。
  原本就很乱的稻草头,被他这么一挠,都变得跟爆炸头差不多了。
  地图上画着歪歪斜斜的线条和图案,右下角附注着:佩利,中午前送到这个地方,要不然……你知的。雷狮留。
  「中午前最好到的了!什么鬼工作!不干了!!」佩利把地图揉成球扔掉后,一气之下,便把篮子里的数瓶牛奶给喝了。
  【咕噜—咕噜—】
  「哈……」佩利擦了擦嘴角,将牛奶瓶塞回篮子随手一丢,便走到树下枕着手和周公下棋……额不,是干架去了。
  (待续)

旧,现设梗【三】

        ☆瑞金
  ☆食用愉快~
  前情提要,旧设瑞和现设瑞交换了时空……
  【现设瑞×旧设金】
  =8=
  今天格瑞都没乱喷星星,也没有骚扰自己,更奇怪的是……他、都、没、笑!!
  所以金跑去问凯莉,凯莉说他可能星星喷太多用完了。
  然后金又跑去问紫堂幻,紫堂幻说可能是得了什么绝症。
  (旧设紫堂很腹黑的……大概。)
  金这回真着急了,格瑞要死了!!!!他想。
  寒冰湖。
  格瑞正坐在冰山上思考人生。
  嘉德罗斯今天换了一件很……骚?的衣服。鬼狐天冲的耳朵变得很像……猫耳。那个什么海盗团的也很奇怪,雷狮染了一头金发,卡米尔的围巾换成白色的,更奇怪的是那只蠢狗?……的头发竟然往上竖了!?他的饲主的肤色……我都怀疑他是银爵了,如果他在高一点的话……
  今天每个人都很奇怪。格瑞想。
  「格瑞。」
  格瑞抬起头,金正踩着矢量急走飞在空中。
  金也很奇怪,变得不智障了?格瑞面无表情的望着金想。
  该不会真的得绝症了吧?金想。
  「格……」
  格瑞起身,一跃而下,拿回插在冰上的烈斩后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只剩金傻傻的愣在原地。
  =9=
  金慢悠悠的跟在格瑞后面,格瑞也没有赶他的意思,只是漫无目的的在森林散步。
  格瑞突然停下来,金来不及煞车直接撞了上去。
  「哎哟。」
  格瑞转过头,冷冷道,「你还要跟着我多久。」
  金快速的从地上爬起,「格瑞!你今天很奇怪!!」
  格瑞面无表情的盯着金,嘴巴开了又阖,阖了又开,愣是没吐出半个字。
  「你今天没一直发自拍照骚扰我,也没有缠着我逼我说你帅,还有还有……」说到着金突然哽咽了起来,轻轻的抓住了格瑞的衣角道,「你是不是要死了?」
  格瑞石化在原地,脑中快速的思考着金刚刚说的那些话。
  骚扰他?缠着他?逼迫他???我要死了??
  他得出了结论,“金的脑子坏了。”
  「金。」
  金缓缓的抬起头,泪眼汪汪的和格瑞对视着。
  格瑞叹了口气,露出了一个十分勉强诡异的微笑,「我这不是笑了吗?别哭了。」
  「真的?」金问。
  「真的。」格瑞咧嘴笑,仔细一看他的嘴角正疯狂抽蓄着。
  金擦了擦眼泪,吸了吸鼻子,露出了大大的微笑,「那就好,那我们去刷怪吧!」
  「好。」
  心好累,嘴角要抽筋了,这金肯定是假的,我一定是在做梦……对,做梦。格瑞如此催眠着自己。
  =10=
  半夜。
  金用被子把自己裹的跟颗粽子似的,他,失眠了。
  虽然格瑞好像……变回去了?但是他还是很在意,于是他跑到了他的房间。
  格瑞因为太累所以忘记锁门,金很轻松的就进来了。
  银白色整齐的散落在枕头上,格瑞背对着门,金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,小心翼翼的躺在他的旁边,不过一会金就熟睡了。
  若是平常格瑞早就跳起来,拿着烈斩架他脖子上,这一夜他难得没有做噩梦,一觉到天亮。
  早上。
  格瑞醒来了,他皱了下眉,感觉身上好像被什么压着。
  然后他睁开了眼,快速的恢复意识,他又躺了一会,低头一看,一只金毛躺在自己身上,他毫不犹豫的抬起脚,将人踹下了床。
  「哎哟。」金揉着眼,坐起身。
  格瑞早已换好衣服,站到他的面前,问,「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?」
  金茫然的看着格瑞,含糊道,「就在啊。」
  格瑞闭眼小声叹了口气,离开了房间。

拿了@柏葵籽  太太的图,夸您画的真的是太可爱了ヾ(。>﹏<。)ノ゙✧*。
自己试着画了,卡米尔吃掉罗斯的神通棍。

旧,现设梗【二】

        ☆瑞金
  ☆祝食用快乐
  【旧设瑞×现设金】
  旧设瑞和现设瑞交换了时空。
  =5=
  「金,我帅吗?」甩,回眸一笑。
  「……」金愣在原地。
  格瑞不死心的在甩了一次浏海,喷出来的星星正好扎到了金。
  金无视扎到他的星星,双眼放光道「帅!超帅!」
  「哼哼,是吗?」格瑞自满的甩着浏海,喷星星。
  「是啊,是啊,格瑞最帅了!」点头如小鸡啄米。
  「那这样呢?」摆了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动作。
  「格瑞你超级帅的!!」比赞。
  「是吗?」格瑞满足的笑着,「金,你今天怎么一直夸我啊?」
  「欸?」懵逼。
  「算了。」摸头,「金,你真可爱。」
  「咻—」爱神邱比特的箭直直戳中金的心。
  「欸嘿嘿。」金不好意思的脸红。
  =6=
  “所谓的英雄救美。”
  「嘎吼!!!」一只巨角犀牛冲向刚把另一只怪打飞而来不及反应的金。
  正当金要化为流星飞出去时,格瑞很帅气的从草丛冲出,一把将人跩到自己怀里,一边挥舞着他那绿色原谅刀——烈斩。
  「嗷……」巨角犀牛被打飞,化作了天边的一颗星星去了。
  格瑞收起烈斩,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怀中的金,笑道,「没事吧?」
  金看着自家发小那帅到可以掐出水的美颜,一个不小心太入神,连他刚刚说了什么都没听清楚。
  「啊?什么?」
  格瑞傻笑,「我说金,没事吧?」
  「没事,当然没事!」金跳离格瑞的怀里,蹦蹦跳跳的傻笑道,「格瑞你刚才超帅的!」
  「哼,这是当然!」格瑞习惯性的甩了下浏海。
  =7=
  主角小队的刷怪日常。
  所谓的“星月腐女”
  「那个……凯莉,妳不觉得格瑞最近怪怪的吗?」紫堂幻望着远处一绿一金的身影问道。
  凯莉用死鱼眼望着远方,喃喃道,「是啊,突然开窍搞基去了,真棒。」她默默的在心里对格瑞按了无数个赞。
  紫堂幻呆呆的,「啊?」了一声。
  凯莉收回了视线,露出平常邪魅的笑容,「没事,当我什么都没说。」
  格瑞将五头红蛇打残,一旁的金兴奋的自告奋勇的喊,「格瑞,让我来!」
  「好啊。」格瑞跳开到一旁。
  「矢量冲击!」一个金色箭头从金手中飞出,咚!的砸在五头红蛇身上。
  萌萌哒的裁判球从天而降,「恭喜金、格瑞击杀十等红蛇,获得了5000积分和1500经验。」语毕,裁判球就飞走了。
  金咧嘴朝格瑞灿烂一笑,「格瑞我厉害不?」
  格瑞一个跨步上前,摸着金的头边道,「嗯,很厉害。」
  「欸?……是、是吗?啊哈哈。」金抠着脸,不好意思的笑着。
  「瑞金真好吃。」凯莉发自内心的感叹着。
  紫堂推了推眼睛,「嗯……嗯?」倏的转头看向凯莉。
  凯莉一脸猥索的看着格瑞和金,手上还拿着相机疯狂的拍着照。
  紫堂幻嘴角抽了抽,「……我是不是加错队伍了。」
  一下被发狗粮,一下三观刷新,紫堂啊,紫堂,辛苦你了。
 

旧,现设梗 【一】

        ☆瑞金
  ☆天外飞来的脑洞
  ☆祝食用快乐( ˊ︶ˋ)
  【旧设瑞×旧设金】
  =1=
  格瑞正自恋的对着镜子狂甩浏海中……
  「我、真、帅!」甩,喷星星。
  金正好刷完积分回来,撞见跟个智障似的格瑞,一脸嫌弃的说道:
  「神经病。」白眼。
  格瑞一个自带美化效果的潇洒回头,灿烂一笑,「金,快!说我帅!」甩,喷星星。
  金被星星扎到,「……滚。」
  =2=
  金一如往常和紫堂幻、凯莉一起刷一波嚎哭洞穴完,回到家时,格瑞用诡异的笑容看着自己。
  金抱胸往后狂退,「干嘛。」
  格瑞甩了一下浏海,「金,想我吗?」眨眼,喷星星。
  金眼角抽跳着,扶额道,「……不想。」
  格瑞一个跨步上前,一手拍上墙壁,伸手撩了一下金的头发,「可我想你了。」
  金毫不犹豫的往格瑞脸上按下去,咬牙道,「闭嘴!」
  =3=
  「呦,金,你看上去很憔悴。」凯莉坐在星用刃上轻笑道。
  金叹了口气,摆手道,「还都不是那颗自恋的芦荟害的。」
  「哦?说来听听,本小姐或许能帮你。」凯莉挑眉,嘴角微勾,貌似是打着什么主意。
  「就是……」
  十分钟过去~
  「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」凯莉抱着肚子狂笑。
  金黑着脸,「有那么好笑吗?」
  「抱、抱歉,但是…噗!哈哈哈哈。」
  「妳知道每天都收到他的自拍照还有,天天被他缠着说“他很帅”,还有动不动就乱喷星星扎人,有多么的困、扰吗!」金特地加重了“困扰”两字。
  「这是爱啊。」凯莉一副大家都是过来人的拍了拍金的肩膀。
  「妳……」
  叮咚!
  “您有一通来自格瑞的信息”
  金揉了揉太阳穴,「该来的还是来了。」
  金打开了信息,一张格瑞戴着墨镜,刁着一跟草,甩浏海的照片蹦了出来。
  下面还有一句留言,“我、真、帅!”
  「……」
  「……金,亏你能忍着。」
  「我也这么觉得。」
  =4=
  晚上,睡觉前。
  叩叩叩!
  「谁啊?」金睡眼惺忪的打开了门,格瑞就站在外头。
  「金,我……」
  砰!
  金二话不说甩上了门。
  外头的人紧张的敲着门,「金,为什么关门,金!」
  叩叩叩的声音让金感到烦躁,于是他还是打开了门,面带愠怒的缓缓道:
  「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」
  格瑞愣了愣,随后挂上了平常那夸张的笑容,挠着脸道,「不是就……想和你说声晚安。」
  我的妈,你为了这个就半夜把我挖起来!?
  「唉……好了,晚安也说,可以走了吧?」金慵懒的靠在门上,微瞇着眼,看上去很困。
  格瑞盯着金的脸,下定决心的上前,轻轻的吻在金的白皙的脸颊。金立刻回过神,摸着脸,惊讶的看着格瑞,结巴道:
  「你、你干嘛!」
  格瑞识相的往后退去,一本正经的说道,「晚安吻。」语毕,他便迅速回到房间里。
  「搞什么……」金红着脸,小声的嘟嚷着。